2001127

在我完成一个公立学校和一个日间治疗中心的探访后,1230分我跨进办公室。先检查我的电话留言。当听到有六个留言时,我知道出了岔子。

其中四个留言跟柔丝有关。两个是DD留的,DDPD住宿服务部的主管。两个柔丝的妈妈V女士的留言,和一个Lutheran Hospital鲁森然医院的社工的留言。第一个留言,DD说前一天的晚上柔斯又被送进Maimonides Hospital 麦莫尼德医院。她要求我为柔丝另找住宿的地方。因为他们的Residence* 不再适合她了。她的两位室友的家庭写信给纽约州的OMRDD*NYS Office of Mental Retardation and Development Disabilities)办公室,要求将柔丝搬出这所住宅。第二个留言是DD纠正她上个留言。说,麦莫尼德医院没有床位,所以柔丝被送进鲁森然医院。

我按留言顺序给DDV女士和那位社工打了电话。DD说柔丝昨天有个医生的预约门诊,但她拒绝前往。她丢东西、尖叫和撞门。弄得另外两位室友非常恐惧。不只是这两位室友的家庭不能接受柔丝住在他们那里。他们这个PD住宿机构,也再不能将那两位室友摆在这样危险的境遇里了。所以我最好现在就开始为柔丝找新地方。我没问DD,是否她的意思是柔丝这次出院后,将不被允许回到那座住宅了。其实是我害怕她说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跟她说,我理解她关心的事。昨天我跟上司谈了这些事,因为上个星期DD已经把这些带到我们的会议上来了。我的上司说,PD住宿机构得拿出证明,证明柔丝不再适合住在那所住宅里,因为这是他们通常使用的说法。否则,BDDSO*将不允许他们将柔丝推出不管。

事实上,我的上司说,BDDSO OMRDD 都不会在乎是否PD住宿机构为了柔丝多雇工作人员而多消耗他们的经费。在他们耗尽所有的财力为柔丝和她的两位室友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前,他们不能把柔丝踢出去不管。在这所住宅里,如果柔丝伤了什么人,那就是PD住宅机构的错。可我不想冒犯DD,因此我没有告诉她这些详细的情况。她烦心的事已经够多了。

我答应,我会再次与我的上司谈。然而,DD知道即使我已经开始为柔丝找住处,得需要时间。没人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柔丝的母亲V女士告诉我,柔丝已有相当一段时间表现很好。她回家过感恩节时很好。V女士问我,柔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想知道。我说我也是。虽然V很勉强,但她还是告诉我,大约两个星期前,柔丝接到一个电话是她的前男友打的,说了许多脏话。我问,柔丝不是已经与前男友C分手好长时间的吗?V女士说是的,但不知道为什么C会把柔丝的电话给别人,并且不停的来骚扰她。柔丝搬进这个住宅前,V女士总说:我很迷茫。现在我想,她又回到原位了。她问我,C为什么总来骚扰柔丝,而且他得为柔丝住院负责。V女士说,她知道她的女儿不是天使,女儿闹起来必有她的原因。为什么C对她做这样的事。我问V女士,是否知道C的朋友对柔丝说了什么?她说,柔丝拒绝告诉她。我说柔丝去日间活动中心,每周看一次心理医生。就是柔丝告诉了医生什么的话,我也没权要求医生在没得到柔丝的许诺时给我什么有关的情况。

作为一个母亲,V女士关心她的女儿,我能理解。可直到我知道,C也是个残障和精神紊乱的人后,就想他能负什么责?当柔丝很高兴与C恋爱的时候,我就知道快发生什么事了。记得我曾经跟我们部门的项目主管说过。她问,我怎么知道。我说,虽然柔丝现在感觉很好,天空一片晴朗,但我知道暴风雨即将来临。我不相信柔丝和她所有的男朋友能保持住一个稳定的关系。现在她是快乐的柔丝,以后将是一个悲哀的柔丝了。主管看着我像个陌生人。她说,许多没有残障的人也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没人说,他们不能有男朋友或女朋友。你怎能确定柔丝永远不能找到一个合适她的人呢。我知道,美国人一出生就天天听这句要积极的,要正面的的对待一切话。对美国人来说,我是太消极了。(或者说,我比他们消极得多)。所以我不作声了。但主管说对了一件事,我不该在柔丝还快乐的时候就为她担心。总之,我也避免不了她不被男朋友伤害。

当柔丝的母亲认为女儿的前男友该为女儿的狂躁负责时,我在想,这位母亲也该负些责任。我不能说,鼓励柔丝有个男友有什么不对,可这位母亲允许柔丝做她想做的一切。当柔丝有男友时,每件事都很好。可出了问题时,她将是唯一受伤害最深的人,当然可能其他人也受伤害。

我总有理解的困惑,既然一些人没能力负责,为什么他们还可以有做任何事的权力。

*OMRDD (NYS Office of Mental Retardation and Development Disabilities) 纽约智力残疾和开发署

*BDDSO Brooklyn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Service Office)布鲁克林残障开发服务办公室。

* Residence 这里提到的ResidenceGroup Home 一样也是由政府拨款的住宿机构。一般是向一些房主租赁一些房间。能住在Residence的是一些智商低于正常人智力的残疾人,不过这些人生活可以自理。有些Residence是房主直接负责管理。政府为残疾人付所有的费用。

(本文中所有工作对象及家属都非真实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