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529

520日是我新工作的首日。有三天的岗前培训。我们这个项目的6人中的两位,D和我参加了这个培训。另一位同事直到六月份才能來上班。还有两位仍然在这家医院的精神病科的其他部门工作。因为我们这个项目的办公室还沒准备好,他们可能得等到一切停当了才会来我們这儿上班。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岗前培训。我是说连续三天的岗前培训。不过还是很有意思的。看了一些关于怎样对待顾客,怎样避免工作中的冲突的录像。例如,录像中某工作人员要求顾客等候直到他完成文书工作。又例如,某雇员在电话上催顾客,好象她的时间很紧似的,而跟她的朋友和家人在电话上聊却是时间充裕。培训結束后,我和D一起去人事部门办事。D就不断的跟我说,这些工作人员的行事作风就像刚刚录像里看到的那样。她说的不错。我确信每个新来的雇员都接受过相同的岗前培训。不论雇員受的是何种的训练,可在工作中,本性的不自觉流露与培训无关。

岗前培训时,有位先生告诉我,他在E 医院的急诊室工作过。从今年一月份起,E医院已经成为了皇后区健康网络(Queens Health Network 简称QHN)的一部分。他说有很多人滥用医疗服务。急诊室的病人中75%的人有Medicaid*(一种穷人的医疗保险),还有25%的人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由于Q医院是公立医院,不管病人是否有医疗保险或病人的保险申请资格如何,Q医院都必须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来急诊室的许多病人甚至不给他们的真实姓名和地址。沒有病人的姓名和地址,会计部门就无法给急诊病人寄账单。这让我很好奇。我以前听说,如果没有医疗保险,病人就得自付他们的医疗费用,甚至要卖房子、卖车等等。等他们一无所有时,他们就符合申请SSI*Medicaid的条件。听了这位先生的故事后,想人们用不着为自己是否有医疗保险发愁了。至少他们能去市立医院。市立医院将负责所有的事。当然,我也不用愁了。

D是我的新同事。在岗前培训的第一天,我们拿到了来自人事部门的有关我们工作内容的简述。她告诉我,人事部门把她的职称改成助理主管了。我知道她的职称应该是维持个案的管理员(Supportive Case Manager 简称SCM*),因为她还没有得到社工的硕士学位(Master Social Worker简称MSW)。我问,我们的主管是否跟她谈论过这个新职位?她说没人跟她谈过。但是,有一次,人事部门的人曾打电话到她家,问了她好多问题。现在她意识到,他们是要给她晋升。她还说,她可是有12年的社工经验,而且她曾是个主管。如果他们给她晋升的话,她一点也不惊讶。可是,没有跟她的加薪挂钩。她说,他们最好应该给她相应的职称工资。我想很有可能是她的工作内容简述出了差错。我不认为医院会在她还没有开始工作前,就给她晋升。我没多话。培训的第二天,我们回到自己的部门,主管要给我们做个本部门的介绍。

见到主管时,我们将工作内容简述交给她。主管对D说,对不起,这个助理主管是错的。她没有发现,人事部门也没有发现。D回应说,称她个案管理员,她不会介意的。

岗前培训结束后的第二天,D和我应该去见主管时。可主管又病了。她留话说,让我們呼她。我们给她打电话时,她让D带我去这个社区转转,因为我对牙买加(Jamaica)社区不熟。

D对皇后区的牙买加这一帶很熟悉。因为她在这里住了约16年。她带我去了冒险屋(Venture House),这是个为精神病人服务的机构。当D向冒险屋的协调员介绍:她是精神科社工部的助理主管时,我简直都呆住了。的确,她的ID(工作证)上曾是这样写的。实事上,目前她ID的头衔仍是助理主管。她压根就没有去人事部门更改。她很享受这个头衔。当人们看见她ID上的职称时,个个说哇!助理主管!她显得很谦虚的说,那只是个头衔,并沒有什么意义。其实,意义大了。如果我的ID弄错的话,我会马上去人事部门更正。它会使我很不安的。

又一天,我们见到主管时,她告诉我们,办公室还没准备好。我们可先用她的办公室和精神科的一个会议室。她要求我们做一些表格和服务资源名单。我选择做表格。当我完成一个时,主管非常满意。她说,她不知道我会设计那些表格。然后又让我做其他的表格。主管要求D打一个办公必需品的清单。当她完成那个清单后,主管又要求她负责做一个服务资源名单。她说Ok。我做完所有表格后,就闲下来了。六月三日,我們混合项目的秘书,一个年轻的女孩,来上班了。当她来向我们的主管报到时,主管吃惊地说,她已与人事部门商量过,双方同意秘书六月十七日再开工。她怎么六月三日就来了。小秘书才21岁,感觉很尴尬地说,如果主管不介意的话,她可以请几天假,回多米尼加共和国看她的父母,六月十七日再來上班,反正她也想探望一下父母。主管则跟她说,既然来了,就留下吧。主管并不想费事去跟人事部门打交道。

自从秘书A加入我们,我们小组开始壮大。现在我们有三个人了。因为精神科每天的例会都是在那间会议室里进行,所以上午10点或1030分之前,我们还不能用那间会议室。我们也不能用主管的办公室。因为那间办公室装不下我們三个人了。而且,主管还与一个半职的社工(Certified Social Worker 简称CSW*即有执照的社工)合用办公室。因此,我们基本上都是先在病人候诊区等着会议室空出來,然后在移师会议室。可我发现主管并不喜欢我们坐在那里等。原因是每个过路人都会觉得我们坐在那里无事可做。

六月七日A告诉我,主管让我们去T楼,我们的新办公室就在那栋楼,并且看看那儿有什么可干的。我们很高兴地去了。三人到了那里,跟精神科门诊部的行政主管L女士和她的秘书P见了面。他们听说D和我从五月二十就开始上班了,就说我的天,你们呆在哪儿了? 我们说一直用主管的办公室。L说,天哪!五个人挤在主管T的办公室,那个小鸽子笼。她以为我们三个加上主管和那个半职CSW同时使用那间办公室了。D和我解释说,主管T和那位半职社工在办公室时,我们不总呆在那儿。而且A也是刚刚结束三天的岗前培训,刚来办公室报到的。可他们并不想听我们的解释,而是不停的在那儿说,天哪,五个人坐在那个小鸽子笼里。 他们问,为什么早不来他们这儿,为什么主管不跟他们商量安排我们的办公室。

L说我们项目有四间办公室,她带我们参观了每间办公室。D非常兴奋的说,维持案例的管理员就只有她和S,他们两人可用一间。她特别喜欢那间第二大的办公室。她说,三个特别个案管理员可用那间最大的。秘书A可以用一间小的。剩下的那间可给我们还未谋面的主管助理。D像是非常自信。L则要求我们的主管来分配办公室。我说会告诉她的。主管应该过来看看并做决定。

在我们走回主管办公室的路上,DA说,主管T肯定需要个助理,她可是有多年的经验,并曾管理过两个项目。她有当主管的经验。她已经告诉T好几次了,她能帮助她。可是,无论她怎么提这件事,主管都不答茬。

我们回到办公室时,T说她必须跟我们谈谈。然后她说,她得以她的权威做些事。在这点上,我们帮不了她。D说为了工作方便,两个维持案例的管理员应该用一间办公室。三个特别个案的管理员用另一间。T说那到没有必要SCM*用一间,而ICM*用一间。不過,如果我们认为可以,她不介意谁和谁一个办公室。T问我怎么看跟另外两个ICM合用办公室?我告诉她我不介意跟另两个人用一个办公室。但我介意三个人合用一台电脑。主管则说,我们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外面跑,不大可能经常用电脑。据她说,大部分文书工作我们都得用手写而不是计算机输入。我可不喜欢这主意,不过这显然由不得我。

* Supportive Case Management 简称SCM辅助个案管理。按照纽约州精神健康办公室规定,SCM的个案管理员为己经与各种服务挂上钩的病人提供不断的支持。它与ICM服务相似,但服务密度相对小些。SCM一般只要每个月与病人和他们家庭接触两次;而ICM则每个月至少要跟病人接触四次。SCM的个案管理员一般负责20个病例。政府医药补助(Medicaid) 支付SCM服务。  

*Medicaid 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一般如果符合领取SSI的人都符合医疗补助计划的申请标准,所以许多人都是在获准领取SSI的同时,自然而然获得医疗补助计划,即Medicaid。当我在学校读书时,我们的一位讲福利政策的教授曾说,Medicaid 称得上是金卡。谁拥有Medicaid,谁就拥有最好的医疗保险了。一般有正当工作的人都是由雇主买医疗保险,自己也支付一部分保险金或医疗费和药费。而Medicaid比有工作的人的保险强百倍。

*SSI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 社会福利救济金是政府为低收入,没有工作能力的人提供的一种社会福利。

* CSWCertified Social Worker 即有执照的社工)有执照的社工可以开心理咨询的诊所。

*Intensive Case Management简称ICM特別个案管理,ICM旨在帮助被诊断患有精神障碍的病人及其家庭在社区内正常生活。这些特别个案管理员一般都有社工硕士学位,有些还是有执照的社工。特别个案管理员是针对精神病患者的特别需要,不仅提供他们所需的服务,还要每周至少见病人一次,监督他们看精神病医生、心理治疗师,并监督他们服药。服务是长期的,直到不需要为止。每个特別个案管理员所负责的病例一般是12个。提供24小时随叫随到服务。政府医药补助(Medicaid) 支付ICM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