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的乐趣    

  常有人问:忙吗?答曰:不忙。这句实话往往将问话人叉出正常思维的轨道,把下面要说的话噎在喉咙里。又有人说,如今做闲人可不易。答曰:易。只是别想做贾宝玉式的富贵闲人。以我辈平民阶层来论,想既不富贵又不闲可得,想两者兼得则不可。而我总是因了天性疏懒,所以义无反顾地取了闲。

  终于一日读《读书》,发现套用一句话形容梭罗的话来形容自己,虽有溢美之嫌,但取其字面之意,却也贴切:环顾四周,我是唯一的闲人。

  古人爱闲,但常常闲与愁相连。什么试问闲愁都几许,什么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窃以为不可取。若闲了只是生愁,倒不如忙来得有益。再说古人爱闲,是农业社会生活节奏使然。今人若身闲,则手足无措,若心闲,则六神无主。鬼知道我为什么总是个不合时宜的人,虽然每日也循常规沦为谋生机器,可在业余生活中称得起身心俱闲。

  又有人问,闲做什么?则曰,什么都可不做,什么都可做,随时随地随心境,只不刻意去做,也没半点执著,我学过两天画,练过三五个月的字,集过两年邮,读过不少日子英语,也玩过一阵计算机,结果一事无成。但我以为业余爱好若入了痴迷狂的境界,非但有误入功利迷途的可能,还有违闲之自然本意。

  说起来若真是爱闲,不拘什么事都可从中感受乐趣。

  有时妖风突来,就觉阳台是好去处。但见院中街上行人左奔右突,骑车人顶风狠蹬,皆惶惶然也。俄而大雨滂沱,行人开合聚散,瞬间只有一片烟雨茫茫。及至聚雨初歇,独倚西窗,可见半遮面的西山翠黛,略有些窗含西岭的意味。

  有时小病,也是乐事。拥被卧床,冲一杯热咖啡,拿一本闲书,充分体会鲁迅先生所说的小苦而微甜。若运气好,有亲人在身旁,让你既烦又温暖的关怀问候劈头盖脸,真恨不能时不时生一场小病来享受。当然恢复健康更是乐事,仿佛有一种新天新地新生命的感受。

  或者量着财力一个月奢侈一回,去看一出北京人艺新上演的话剧,或者听一出歌剧。走出剧场仰望满天星斗,从心底里就想放声唱出一支歌来。  如今让世界风行的MTV调教的,许多人只知道音乐是看的,不知道音乐是听的。如果有闲,那我要听。莫听之以耳,听之以心。一首钢琴奏鸣曲,让你豪气万丈,一阕小提琴曲让你百结愁肠,一部交响乐让你觉生命之壮美,哪怕一支小小的抒情歌曲也可以让你乘着的歌声的翅膀随你思绪飞向远方。

  若有满腹腌 气不吐不快,最佳出气方法是吟诗。惜乎,不会如过去的儒生呤诗,抑扬顿挫,摇头摆尾,如醉如痴。天生的五音不全,从来只在心中放声歌唱。然而,抒情不见得非音乐,诗歌也不比音乐逊色。随便是现代诗歌,还是唐诗宋词元曲,抄上一本在手,放开喉咙一样有歌唱之妙,让人顿觉烦恼忧伤寂寞都随清风飘散。

  读一本好书绝对是一件乐事。无论沙发,藤椅,必采用母亲最深恶痛绝的坐姿,打横。背靠在一个扶手上,二郎腿架在另一扶手上,泡一杯清茶,随你同书作者同喜同悲,同沉思同蹙眉。若是作者卖个破绽,便按捺不住持戈试马上前搦战,只恨那厮全不理睬,倒叫我那两手花拳绣腿不得尽兴卖弄。

  久居大都市,想郊游多半有闲无钱。但是每日骑车上班权可做郊游看。初春沿着北四环,一路寻觅春天第一朵月季。那开滥时有如破布的单瓣月季初绽时的娇艳能让人的心为之抽紧。随季节变化可听鸟语蝉鸣蛙噪,看小麦返青,看玉米秀穗,看草木凋零。四时之景不同,乐亦不同。

  其实闲人可做的事太多,甚至多于忙人。有时简直都有闲不过来的感觉。当然这时就体会到人之所以烦恼颇多,不外乎欲望太多。即便是闲,若不悠着点,则闲本身都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