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盼有地方讲理

  记得曾有人说,在北京找公厕只用鼻子即可,当时叹服,现在却发现不灵了。因为现在靠鼻子,找到的说不定是地下过街道。以前也总以为垃圾都藏在人迹罕至的角角落落里,而现在居然登堂入室,且供奉于高楼大厦之中人人必经的的门厅之内。这可并非危言耸听,确是鄙人亲眼所见。

  一日访友,将进一座启用不久可模样并不簇新的二十多层的高楼之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正待寻踪,但见两个电梯之间有一个十来平米的通道,其中满满堆着的一两尺厚的垃圾。这宿舍所属的单位非同小可,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舆论机构。出出入入衣履光鲜的居民亦非同小可,多是眼疾耳灵鼻通手快的青年编辑记者。看他们气定神闲的风度,打死也不相信那些是垃圾。忙频揩老眼看分明。哪知端的就是垃圾,更何况等电梯时要没有闭气咬牙之功,那胃里的压力怕有井喷的可能。想着如今装修豪华成风,于是对朋友钦佩地说,你们能在垃圾堆上造天堂。朋友火了。说你能怨住户?因为是单位买的房,所以单位房管部门不管,小区的物业管理也不管。我责之以锲而不舍。朋友说,怎么没找?高兴了,不知什么时候清理一次,不高兴,就说不准了。

  十叩柴扉九不开,我并不怀疑。我家的热水器水龙头坏了。找房管部门,让去找煤气公司。找煤气公司,说水龙头坏了,不管。但好心地指导:自己找个会修的熟人修,别碰坏了煤气管道就行。于是想,有讲理的地方。立即打了电视台的观众热线,态度很好,再没下文。其实自己也算在新闻机构里混,知道观众热线这类节目一天的投诉一年也未必管得过来。该管的地方都不管,于是大家把希望寄托于党和人民的喉舌之上。哪知道那舆论机构也是像《红楼梦》中的宝二爷,丈八的灯台,照得见别人,照不见自己。

  老舍先生的话剧《茶馆》中的王掌柜,自称做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只是他的那点只求平平安安的期盼并不因做顺民就能达到。他有一句话,叫做盼哪,盼哪!就盼着谁都讲理,谁都别欺负谁!我揣摩老舍先生的意思,好像这不是什么高的要求。可我就从不敢盼谁都讲理,只是盼哪,盼哪,盼着有个讲理的地方。

  就像同学所居的宿舍,把垃圾供在门厅里,就算忍得了那腌臜气,也难免早晚鼠辈蟑螂横行,弄出个传染病之类,终非所宜。如果该负责的物业管理部门不负责,居民是否可以拒交房租,或者去比舆论机构更有权威的地方告它?譬如法院。

  其实有关部门对这些看起来不过是小事的事情真也挺关切。像推出徐虎师傅那样的典型,就可见其以好的榜样来鼓舞人的良苦用心。也许是我小人心态,我总以为徐虎师傅做许多份外工作的确可敬,但要每一个人都一心为公,文革学得岂不比现在热闹?倒不如让每一个人做他自己该做事。如今国家公务员不称职都可以炒鱿鱼,又有谁不称职不能炒?中国自古以来,太相信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历朝历代给官吏们竖立的好榜样真也不少,可几千年来吏治之坏,也是以几何极数增长。学习好榜样的不是没有,像人们至今艳称的包公、海瑞。只可惜之所以至今艳称,就是因为太少。

  所以我只希望有一种切实的制度,能够让每个人都尽到自己的职责。如果他不讲理,还能有别的讲理的地方。不过我怀疑,这要求是不是也不低。

(3835=1330)

100101  北京德外华严北里中科院苇子坑宿舍4──412 黄河